浙江传化股份有限公司
传化人故事
扎根
2011年10月20日   总浏览:4585    

我是北方人。大学毕业后就在北方某大型国有企业上班。后来,一个偶然的机缘使我认识了传化,并留在了传化,而且在这里打开一番天地,至今已有十七个年头。 我在大学里学的是印染,又在北方干了整整四年,对于包括棉长车工艺在内的各种生产工艺都非常了解。

90年代初,中国南方已改革春风吹遍,我当时怀揣着一颗渴望创业的心南下打工。我落脚的地方是绍兴天马印染,工作也开展得非常顺利,老板对于我们这些技术人员礼遇有加。但工作几个月之后,乡镇企业中存在的一些不好的做法渐渐抬头,虽然老板很器重我,但我仍然受到了生产厂长的排挤。一度,我心里甚至打起了退堂鼓,开始怀念起远在千里之外的原单位来了。 

此后的一次出差,我意外碰到了杭州的同学,当他得知我的处境之后,就对我说:在萧山有一家企业叫传化,他们非常需要你这样的人。这是我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说“传化”这两个字。我表示愿意试试。  回到天马后,老板得知了我受到排挤的事情,非常重视,马上找我和生产厂长谈话,明确表示支持我的工作,鼓励我放开手脚去工作。我的心暂时又安顿下来。 

然而就在第二天,我接到了时任传化制品公司高经理的第一个电话,他得知我的犹豫之后,说无论如何,请我星期天到传化来看看,不必做决定,言辞非常恳切。此后,我又接到了他的第二个、第三个电话。我被深深感动了,我开始真的想看看传化是一个怎样的企业了。  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天,我从绍兴乘车到新街,再从新街转车到传化。在新街转车,我惊讶地看到一个高速公路路牌上写着:“传化有限公司,往前2000米。”我当时心里便想,传化一定是一个大企业,要不然怎么会在高速路牌上做广告呢——那个时候,就是大型国有企业,也很少会在高速公路上设置路牌。

但是,当我来到传化时却发现这里其实只是一户人家,只是这户人家有四层楼、比一般的人家房子要显得大一些。是的,那个时候,传化还基本上没有公司的样子,只是一家人在一起合伙搞生产,仅此而已。但与此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徐家人——上至徐传化老先生,下至他的几个孩子——对我都非常热情,尤其是老板娘,他们的热情使我感受到了家庭般的温暖。  当天中午,我在徐家吃了饭。席间,徐传化老先生说,只要你肯来,你的工资在天马的基础上再加两百,你的离职损失给你双倍补偿,我们非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当时,我确实被他们对人才的渴望,以及待人的诚恳打动了。  回到天马后不久,我就递交了辞呈。1993年4月,在那个草长莺飞的日子里,我正式踏入传化的大门,开始了我新的奋斗。  最初我干的是老本行——技术服务工作。我先后和冯万兴、戚天英等老一辈业务人员转战山东、辽宁、广东等市场,在中国各个省份的版图上插上了传化的红旗,这是我感到最有成就感的一段时期。从进传化之初的新人,到后来渐渐被传化文化熏陶、感染,而成为一个传化文化和传化精神的践行者,在这个过程中,早期的许多领导都给了我极大的影响。

至今我仍然记得,高总买好一百元的饭票放在我手心,叫我安心工作的情形——后来我知道,这打饭票是他用自己的钱买的。 我也记得,当远在佛山的一家助剂贸易商找到传化求购去油灵产品时心中涌起的自豪——此后,我们南下,在天高地远的南方打下了市场,并最终成立了办事处,建立起了稳定的销售渠道。创业之初,大家同吃一锅饭的情景,至今想来,仍是感慨万千。也许,在那股氤氲而祥和的饭香中,早已孕育着传化未来发展的无限可能。

传化人故事
中国系列最全、品种最多、规模最大的功能化学品顶尖专家,依托产业链和产业平台的深化发展,已涵盖功能化学品、石油化工、煤化工等业务领域。